我是朝💦

写文的
偶尔摸鱼


主要产薰飒 偶尔凛泉 可逆不拆

非常低产 一半的文都胎死腹中
 

[薰飒]Be Honest.1


○普通人paro

○一个的旅行故事

○很慢热 很慢热 很慢热

 

○ooc/表达力匮乏注意

 

 

 

 

 

 

 

 

 

 

 

 

九月末,盛夏潮湿的余温弥留在空气里。

 

 

沿着旅舍大厅旁边的楼梯向上,足下木质楼梯发出稍微有些刺耳的声响,神崎飒马跟前台在工作人员身后。

 

 

二楼最尽头的房间的走廊侧面就是一扇窗,但是视野几乎被高楼全部遮挡,神崎飒马第一次看见那么多建筑群聚集在一起的模样,感觉心里有些没由的慌张。

 

 

他第一次来这座城市,或者说他第一次来到大城市。自幼在沿海小镇长大,虽然是尚算有名望的武道世家,但却甚少出远门。心里雀跃但也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高楼的间隙中窥见的天空泛着火焰般的橘红色,没有形状的云被渲染上了鲜明的色彩,映在高耸的玻璃幕墙上像是幻境一般。

 

 

想要用一年时间离开故乡出去游历闯荡的心情意外受到父母的理解和认可,一直以来被人说像古代人的神崎飒马或许是想要改变,最起码要习惯现代生活才行。

 

 

于是,从长住的小镇到这座城市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兜兜转转了那么久,此刻到达了前辈朋友开设的旅舍,却被告知住房已满,忙碌了一天的神崎飒马身为武士虽不至于感到生理上的疲惫,但也不觉得轻松。

 

 

无可奈何之下,前台工作的小姐说有一个双人床房有空出来的床,但是要询问房间住客的意见才行。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神崎飒马决定要恳求那位住客让他留宿,哪怕只是一晚也好。

 

 

他看着前台的工作人员小姐敲了敲门——

 

 

打开的房门后面,原本带着专门面向女孩子的笑容在看见神崎飒马的瞬间凝固在脸上。

 

 

金色的头发随意散落在肩头,黑色的T恤衫和洗到现在有些褪色的浅色牛仔裤,以及精致得像是电视节目上出现的偶像或者明星的五官,匀称而高挑的身材则像是杂志模特。

 

 

对方灰色的眼眸里无法掩盖的惊愕,正好对上了神崎飒马眼里的惊愕。

 

 

他原本准备好的恭谨措辞和请求全都卡在嘴边,最后支支吾吾半天以难以置信的口吻憋出了一句羽风殿下。

 

 

“两位认识的吗?那就真是再好不过啦,我想羽风先生应该不会介意……”工作人员继续说了什么神崎飒马并没有留心听,他只是回想起自己以前做过的事觉得希望渺茫至极。

 

 

曾经——曾经神崎飒马对身为前辈的羽风薰态度可谓极为恶劣,这种恶劣他虽然可以解释,但又难以解释。

 

 

一直都是不欢而散,留下了很多不怎么美好的回忆,直到对方将近毕业时关系才勉强算是稍微缓和了下来。

 

 

就算是这样,他这次也一定要恳求对方让自己住下,不然……

 

 

“没问题,辛苦你了噢~”他听见羽风薰笑着对那位前台的员工说道,随后又转脸看着神崎飒马,“那一会儿见?”

 

 

他愣住,稍微花费了一点时间来理解眼前这个人的意思。

 

 

该不会是同意了的意思吧……?

 

 

 

 

 

 

 

 

 

 

 

 

“登记花了不少时间呢,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羽风薰一边用浴巾擦拭着头发一边帮神崎飒马开门,看着站在门口有些拘谨的小武士不禁失笑。

 

 

“稍微……有、有些不熟悉而已!”神崎飒马有些结巴地回答,样子看上去倒是真的挺激动的,垂下的脸泛着薄红,“……真的万分感激。”

 

 

羽风薰笑着随便挥了挥手,“没什么,进来吧。”然后侧身让神崎飒马进屋。

 

 

在他办手续的期间,羽风薰大概是去了淋浴,但这不就代表着羽风薰明白他一时半会儿上不来吗……这么想着的神崎飒马有些不服气,但不争的事实却的确如此。

 

 

他决心要好好修炼,随后转移注意力到房间里。

 

 

虽然是价格较低的旅舍,但是房间环境却很干净,暖色的柔和灯光让人有温馨的感觉。两张单人床分得很开,其中一张床上散着几件更换下来的衣服和私人物品,虽然无意偷看,但神崎飒马一眼就认出了那条学生年代时羽风薰就喜欢佩戴的项链。

 

 

这样好像很亲密的样子,不过双方都是男性,住在一起也没关系的吧。

 

 

虽然他这么想着,但是心里却还是有些莫名的不对劲,或许是紧张,也或许是高兴。

 

 

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里穿行兜转了一整天,连呼吸的空气都有细微的差别,但最后竟然遇到了熟人,就算这个人是羽风薰,他也感觉稍微安心了一点。

 

 

把行李放好,稍微收拾了一下,神崎飒马看见羽风薰垂首看了眼手机屏幕,然后抬头对他笑了一下,“飒马君一会儿一起吃饭吗?”

 

 

这家伙怎么回事……总觉得哪里和印象中有出入。

 

 

神崎飒马一脸狐疑,但考虑到附近都很不熟悉,还有折腾了一天似乎也没什么精力继续到处找来找去了,神崎飒马还是郑重点了点头。

 

 

洗去风尘,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神崎飒马跟在羽风薰后面离开了旅舍,当然也没有忘记带上自己心爱的刀。

 

 

“飒马君还是和以前一样带着这把刀走来走去啊,说起来要怎么样才能带上火车……”羽风薰看见神崎飒马拎着刀的样子小声嘟囔。

 

 

“我可是申请了国际许可证的。”神崎飒马说。

 

 

“啊,说起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羽风薰伸手把神崎飒马拽到自己身边防止他撞到行人,“该不会也是离家出走吧~?”

 

 

“我才不会做这种让家人伤心的事。”神崎飒马皱了皱眉,贴近羽风薰让他有些不自在,但他也不想撞到别人,只好将刀搂在怀里好好待在羽风薰旁边,“这个是……适应现代生活的修行!”

 

 

羽风薰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随后指着路边一家看上去比起其他店面更朴素的拉面店,“就这个吧?”

 

 

 

 

 

 

 

 

 

 

 

 

两大碗拉面放在面前,虽然天气还很热,但冒着热腾腾蒸汽的拉面似乎还是特别有吸引力。

 

 

狭小的店面里,神崎飒马偷瞄了羽风薰一眼。后者双手合十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非常自然地拿起了筷子。

 

 

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神崎飒马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结果反而因为瞄太久被对方察觉了。尴尬地说了一句“我开动了”后假装无事发生也抓起了筷子。

 

 

虽然吃饭的时候不应该说话是神崎飒马从小就接受的教育,但是整间餐厅里除了独自用餐的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在聊天,反倒显得他和羽风薰两个人的沉默有些不自然。

 

 

他们两个人关系并不算好,好像除了有一次海洋生物部的合宿之外两个人甚至没有一起吃过饭。

 

 

羽风薰以前总是一副和男孩子一起吃饭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

 

 

“诶……?”

 

 

“怎么了?”羽风薰歪头看过来,神崎飒马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无意间诶了一声。

 

 

“你这家伙……”神崎飒马沉着脸转头看向羽风薰,“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羽风薰似乎是要努力理解神崎飒马的话一般,露出了不明就里的表情。

 

 

“因为你这家伙以前明明经常说什么男人好恶心、要和女孩子约会什么的吧。怎么想都很奇怪。”

 

 

羽风薰用右手手背挡着嘴,忍笑忍到肩膀颤抖。

 

 

“喂!你……”

 

 

“真是失礼,飒马君。这个可是前辈对后辈的照顾噢~?”羽风薰微微眯起眼睛,嘴角扬起,“而且我后来明明有好好改进啊~飒马君这样可是断章取义!”

 

 

虽然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但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神崎飒马只好半信半疑道歉,然后决定今晚要好好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他乡遇故知?就算是我也会觉得高兴的吧。”羽风薰稍稍压低声线,若无其事地说。

 

 

他乡遇故知……说来也是这个道理吧。神崎飒马想起自己或许也是这样,长久的分别让他对羽风薰的记忆出现偏差,所以才觉得对方奇怪也说不定。

 

 

尽管他还是觉得不对劲,但是追问下去似乎太过令人讨厌了,神崎飒马只好作罢。反正羽风薰不正面回答问题已经不是第一天的事了——那个时候会讨厌他多多少少也是这个原因导致的。

 

 

“不是挺让人意外的嘛……现在是九月份吧?”羽风薰说,“飒马君明明入读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呀,会遇到你说不定是什么……”句子末端音量骤减,似乎是故意不想让人听到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在什么大学……”话还没说完,看着笑吟吟的羽风薰他倒是已经猜到了些许,“哼,倒是你毕业之后音讯全无,我还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你这个轻浮男了。”

 

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却又为此刻和谐融洽的气氛而感到一丝惊奇。

 

 

一定要说的话仅仅是些许生疏带来的尴尬感,但这份生疏却仅仅是一年未见的自然效应而已。

 

 

“……那飒马君打算怎么办呢~要在这里留到什么时候?”

 

 

“我还什么都没有想……”神崎飒马诚实地交代着自己一片空白的计划,“已经申请了休学一年,再怎么说也应该不会太早回家……”

 

 

“你有没有护照?”

 

 

“?”

 

 

“就是……这个,『护照』噢!”羽风薰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护照,在神崎飒马眼前晃了晃。

 

 

“啊,这个呀!我有的……”神崎飒马歪了歪头,“怎么了吗?这个『护照』。”

 

 

羽风薰用开玩笑般的口吻问道,“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反正我一个人旅行也很无聊。”

 

 

“才不要。”

 

 

斩钉截铁的回绝,神崎飒马别开了视线,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不是想掩饰些什么。

 

 

 

 

 

 

 

 

 

 

 

 

 

从中学时代开始,羽风薰就莫名其妙地特别擅长说话,也许因为经常口若悬河去引诱那些单纯的姑娘吧。

 

 

神崎飒马相反,虽不至于沉默寡言,但好歹还是实干派,认真的性格导致他和羽风薰的每次抬杠都以拔刀动武结束,几乎没有例外。

 

 

卸下有色眼镜之后,他开始认真思考。

 

 

关于眼前这个人,也关于自己。也许所谓的融入现代社会,也要学会和别人共处互助……?如果一直是那个跑到深山独自修炼的神崎飒马,他这次的仅仅是更换了地点而已。如果同行的是羽风薰,那么他的的确确算是“成长”了吧?

 

 

或许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我可以带你去你从未去过的地方喔~♪”

 

 

夜晚繁华的霓虹灯交织的街道,卷带着晚夏残留的温度和不远处花店的馨香。羽风薰在人群之中驻足,也许是灯光的缘故,让他脸上的微笑柔和而又迷人。

 

 

神崎飒马没有办法开口回答,他怔在原地。随后攥紧了手中的刀,转身快步逃离。

 

 

到了九月的最后一天,他拽住了要启程的羽风薰,神崎飒马告诉他自己愿意一起走。

 

 

明明只是这样短短的一句话,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付出了极大的勇气,甚至憋到面红耳赤也无法再说多一个字,仿佛这就已经是极限。

 

 

他想也许自己真的是哪里不太对劲。

 

 

前往机场的直通巴士里,神崎飒马看见低垂的夜幕中红红绿绿的信号灯和车尾灯星星点点交错在视线之中。穿行在密集的高楼和繁饶的街道,如同盘旋在一座巨大的迷宫里,梦幻而又不可思议,让人感觉不安的景色。

 

 

他甚至没有问他们要去哪里,其实去哪里也并不重要,神崎飒马想。

 

 

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跟着羽风薰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tbc-

为了赶在九月份发出来我甚至没有看第二遍]]

评论
热度(26)
© 朝☆贫穷使我悲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