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朝💦

写文的
偶尔摸鱼


主要产薰飒 偶尔凛泉 可逆不拆

非常低产 一半的文都胎死腹中
 

[薰飒]Papercut

☞薰飒已交往设定
☞ooc严重/表达力匮乏注意
☞灵感来源Zedd/Troye Sivan-Papercut

☞稍微意识流




  

>>

气温骤降。

羽风薰从衣柜里找出了厚重的呢子大衣,轻呵一口气,白烟消散在灰色的房间里。

运作了大半个月的暖气机在两个小时前突然发出了嘭的一声,停止了制暖工作。

在尝试运用各种方法重启约摸十分钟无果之后,他将遥控器扔在床上放弃挣扎。大概是因为太旧的缘故寿命耗尽了吧。羽风薰想。

偏偏是在这种时候坏掉,真是糟糕。

十二月,又一波寒流袭来。本来以为会是暖冬,结果在圣诞来临前气温还是跌倒和往年差不多,甚至还要冷那么点。

偏偏这个方位阳光还照不进来,苍白的室内空荡荡的,冷得像冰窖。

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可太想继续留在这里了,还不如去随便什么有暖气的地方,或者在街上晒晒太阳也好,顺便再找人修暖气什么的。

穿好大衣,围好围巾,羽风薰离开了自己的公寓。

随手揉了揉自己稍微有些僵硬的后颈,另一只手按亮手机屏幕。

上午十点。他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然后短暂的一瞬间,下意识的举动。

目光动摇,屏住呼吸。

墨紫的长发像丝绸一样柔软轻盈,衣袂翻飞,扇下精巧的五官让人想到古画里的美人,从眉目间溢出的是逼人的英气和一抹柔和的纯粹。

失神。

为什么还没有换掉这张照片,他不知道。只是想起了当时自己的恋人红着脸别扭地叫他换掉的样子,然后牵连起了所有思绪。

即使在生气的时候,他也依旧美得让人心动。羽风薰突然这么想。

这算是想念吗。

心头突然浮上了复杂的情绪。羽风薰皱起眉,烦躁。

手指用力按熄屏幕,视线强硬地移开。

从一开始羽风薰就知道他和神崎飒马性格不合,不过就算知道他也没有在意这一点。

大概是因为长期周旋在各种关系之间,随时都能从中抽离,斩断不必要的牵连,使他习惯了“喜欢就一起没必要想那么多”这样的思考模式。

他想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认真谈恋爱和玩乐性质的约会从根本上不同,但是这样随心的选择又好像非常符合羽风薰的作风。

发现自己无法从这段感情中抽离,大概是两个月前。

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街头。夜晚,马路边车尾灯和交通灯的暖色灯光一圈圈晕开,彼此交融,眩晕感萦绕。

迅速冷却的怒火,剩下的只有不知所措。

为什么无法在那人吼出分手二字时保持冷静。

说到底,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在对方说出分手的时候应该挑起微笑“好啊”,没有一点留念,迅速联系其他女孩子吧?

从来不缺追求者,一个微笑就能牵动别人的爱慕之情,深陷苦恼是不必要的。

就算吵架了也绝对不会感觉抱歉,即使错在自己。

哪来那么多时间处理这些烦心的事情,还不如用来和其他女孩子约会。

但是如今他却没这个心思。

将手塞进大衣口袋里,突如其来的心烦意乱让他想要大叫。

试图回想这些日子自己是怎么让自己平静下来的,结果发现多半都是翻翻杂志然后直接闷头睡觉。

将自己困在温暖的房间里,现实和梦境的界线都渐渐模糊了起来。简单概括就是颓废。

羽风薰知道自己这是在逃避,因此更加烦躁不已。

街道两边栽种的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在灰蓝色的天空下描出纤细的黑色轮廓。

突然响起的电子音,是SNS收到信息的默认音效。

“阿薰出来玩吧?人家现在好~无聊呢”半透明的消息提示框,深灰色的字体。

“这个是谁来着……?”低声嘟囔着,太久没有和女孩子们联络,看着备注名半天想不起这个人的模样。

算了。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所谓。

“好。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吧。”


  >>

暂时想不到什么新鲜的地方,接到了打扮时髦可爱的女孩子后羽风薰还是决定就近到自己常去的café。

“嗳~阿薰最近在做什么啦,已经很久没见到你了哦?”精致的妆容,娇小柔软的身躯散发着馨甜的香水气味。看到了脸,他勉强想起了这个女孩子是谁,似乎是初中时临校的女学生,具体怎么认识也忘得七七八八了。

“抱歉啦!我请你吃甜点怎么样?我知道有一家味道很棒哦!”

“要好好赔罪噢~?最喜欢阿薰了~♪”做了糖果色的美甲,又白又软的双手缠上他的手臂。

羽风薰稍微垂下视线看了看那双手。

不习惯。

神崎飒马是完全相反的类型——虽然性别就已经不一样了。

他不会轻易说什么“喜欢”,至少对羽风薰不会。

走在街上也几乎没有做过这么亲密的举动。那双纤细的手平时都抓着自己的刀,只有在拥挤的情况下才会让羽风薰自然地牵住。

总是好像很别扭的样子。明明是喜欢自己的。

就算发展成了恋人关系,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也几乎没有怎么改变。对此他不介意,还不如说这是吸引他的地方之一——怎么回事,被人说轻浮和讨厌反而感到开心,真是变态。

和羽风薰居住的片区不同,这附近因为有很多年轻人活跃的缘故非常热闹。

来来往往的年轻女孩们说说笑笑,见到他经过都会稍微眼睛一亮,更有些会直接做作地惊呼“好帅~!”之类的。

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

回以一个微笑,就像以前一样引来更多女孩子的视线。

“这边~”推开路边一间café的门,玻璃落地窗里是暖色系的装潢,开了暖气,温暖而又舒适。店内播放着圣诞歌,气氛温馨。

“啊~得救了!今天真是超冷的诶~”在窗边的卡座坐下后,女孩脱下浅红色的大衣和又厚又软的白色毛绒围巾,同时从手包里取出了手机。

“和帅哥约会中哦~♪发送!”

大概是在和朋友聊天吧。

羽风薰随意翻看着菜单,询问了女孩的意见后点了些甜点饮料。

上一次和女孩子出来约会是什么时候呢?

盛夏,羽风薰和神崎飒马开始交往。但是在此之前约会的次数似乎都逐渐减少几乎到零了吧?大概是因为比起约会,他更想早点追到那个单纯固执的小后辈。

想起来就吓一跳,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不如说,因为一直都在和女孩子约会交往,所以理所当然认为自己不可能是弯的吧。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喜欢神崎飒马的时候着实吓到了,反复怀疑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是不是自己误会了自己的心思。

但是最终结论是他就是喜欢上了同性。

虽然颠覆个人认知,但是羽风薰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连他自己都惊异于自己的承受力和适应力,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这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懵懵懂懂纠结恍惚了也有一段时间,但是清楚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羽风薰也就没有继续不知所措下去。

华夫饼的奶油和巧克力酱上装饰了很多草莓和蓝莓,柔和的色彩让人心情都能稍微好转。卡布奇诺奶泡上的拉花旋转,漂亮的曲线和印象中飘逸的长发有几分相似。

刀叉碰撞的声音清脆,女孩子举起挂了毛绒公仔的粉色手机挨了过来,“看镜头噢~”然后摆出了可爱的表情。

好像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

无趣又麻烦。

其实也没过去多久,不过现在感觉好像和女孩子一起约会也不是特别有意思。

羽风薰开始后悔应约出现了。他感到厌烦。

眼前的女孩子一举一动都让他感到浮夸和虚假,如果说一开始只是不习惯,那么现在这种感觉则演变成了让他呼吸困难的反感。

一瞬间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

以前就知道绝大多数和他一起玩的女孩都是单纯的被外表吸引,和长相出众的男生约会交往很有面子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什么错。

毕竟各取所需,性质也不过是玩而已。

明白是明白,但是烦躁无法抑制。

好想逃跑。


  >>

深吸一口气,脚向前挪动一步,手腕转动挥下,刀刃在空中划出锋利的弧度。

视线停留在爱刀的尖端,神崎飒马稍微皱了皱眉。

心神不宁。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状态格外不佳,完全无法集中精神。勉强完成了晨练的内容。

收刀入鞘,转身向房间走去。

气温突然降了不少,但是一系列的挥刀练习后还是稍微出了些汗。从后院走进茶室,再上楼穿过走廊回到卧室,拿了平时穿的居家服和浴巾后进入浴室。

时间是早上六点,天还没亮。

没入温热的水中,放松全身的肌肉,合上双眼。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其实想要精神放松,可惜的是修行远远不足,脑内还是充斥着杂念。

最近两个月,他被这样的烦恼困扰着。无法集中精神,经常莫名其妙地焦虑,今天格外严重。

这样糟糕的情况让神崎飒马更加无法平静,偏偏他找不到原因,那就更加没有解决方法了。

明明切断了和那个混蛋的关系,一切都应该走上正轨才对。

自从鬼迷心窍和羽风薰变成恋人关系之后,他就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虽然对那种轻浮随便又恬不知耻的家伙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安心感,本身就奇怪到不得了。

错误的事就应该及时纠正。

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一定是修炼不够的原因。那从明天开始就增大练习力度,早上四点先起来晨跑两公里吧?

泡澡时间大概十五分钟,结束后穿好衣服到楼下准备早餐。

父母因为工作原因不在家里,弟弟则是参加学校的交流活动。一个人在家也仍然恪守平时的作息和生活习惯。

吃完早饭之后简单做了做家务,再返回房间里学习。

看了会儿书,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神崎飒马合上书,为了放松眼部神经将视线移向窗外。窗外是一片铅灰色的空白,让人打不起精神的颓废色彩。

他和羽风薰本来水火不容。或者说,他们从本质上就是两种人,完全截然相反的存在。

可是他却仍然记得在羽风薰对他说出“因为我喜欢飒马君啊”这句话时自己一瞬间的动摇和无法掩饰的喜悦。

被这种家伙喜欢为什么会高兴?想来想去最后反而陷入纠结。

也许是太过明显,被转校生殿下察觉询问而说出实情,结果少女稍微惊异了一下,认真地下定论“可能你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羽风前辈呢。”

夏日微风的环绕下,情愫萌芽。

太古怪了。

这是之前再怎么想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神崎飒马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也不知道最后他为什么会和羽风薰在一起。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但是此刻他还是心乱如麻,这种混乱从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不可以闲下来,会胡思乱想。神崎飒马蹭的一下站起来,从衣柜里拽出外套拎着刀就跑出了家。

应该去哪里他毫无思路,可是有一件事他无比肯定。

糟糕。

此刻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所有和羽风薰有关的记忆和画面,像是着了魔。

神崎飒马一直觉得自己讨厌羽风薰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看见那人用迷人心魄的笑容向陌生女孩搭讪的时候,看上去不怀好意。

可是他也被这个该死的笑容迷惑了。

头昏脑涨,分不清东南西北,简直像是被灌了迷药。

脚下的步伐加快,最后索性跑了起来。他想要终止自己杂乱的思绪,想要抽刀挥下,将这一团乱麻斩断。

太阳升起并没有让空气暖起来,神崎飒马只觉得眼眶被风吹得很干涩,皮肤都要被撕裂了。可是他无法停下。

他不得不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清醒。

只要想起羽风薰他的大脑就会无法正常运作,真是太糟糕了。


  >>

兜兜转转,附近的街区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明明是自己熟悉的区域,神崎飒马越发冷静不下来。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像是被耍的团团转,傻透了。

胡思乱想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试图自我催眠,但是意识到是自我催眠就已经失败了。

他短暂地闭上眼睛,然后再重新睁开,冷风刺入口腔灌入气管,不顾一切地奔跑着。周围行人投来些许诧异的目光他完全没有留意到,虽然留意到他也不会理会。

快点清醒一下啊?无法摆脱萦绕在脑海之中的面容。

掩藏于轻浮笑容下的冰冷,余烬般浅色的眼眸弥留着倦怠和温柔。

自从两个月前他冲动地对羽风薰吼出分手二字后,他就没有再见过那个人。

偶尔去3A班课室找同组合的前辈时也没有见到那人的身影,经过UNDEAD常用的轻音部活动室也没听到那个人的声音,海洋生物部的社团活动更是直接旷了两个月。

他隐隐约约觉得失落,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失落。

好痛苦。

冰冷的空气卷带着海洋潮湿微咸的气息,恍惚间神崎飒马跑到了接近海边的宽阔道路上。

越来越接近海滩,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无边无际的灰色灌入瞳孔,再次闭上干涩的眼睛,锐利的疼痛锁在视网膜表层。

他说了分手,本以为这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结果,但是现在回想居然后悔的不得了。

意志不坚,脆弱地快要被击倒。如果此刻是作为武士在战斗的话,一定会被对手一刀斩下头颅吧。

他曾经觉得自己应该去找可靠的前辈商量一下这些烦恼,可是到最后他都没有。无论是对红月的前辈们还是部长殿下,他都没有开口。

这种事情明明应该自己解决。

神崎飒马清楚没有人能在这方面给予他帮助,如果自己无法解决的话就太没用了。

他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意。和羽风薰在一起后他曾经想过可能自己对那个家伙的在意已经超过了单纯的讨厌,而是奇怪的喜欢,但是他不敢确定。

也许……这不是什么单纯的讨厌或者喜欢,是更加复杂的感情,他迟钝地无法清楚感知。

烦恼和不安,他无法从中脱离,他质疑自己是否太过不坦诚,是不是刻意蒙蔽了自己的心意。

他现在只觉得累,可能是因为一路奔跑的缘故。可是除了双腿好像还有哪里很累。

而且还生疼。

想看看大海。这样的念头蔓延,无助茫然,如果可以快点醒过来就好了。

醒来之时也许能看见羽风薰的笑容在晨曦中散发光芒,像是让人心生神往的神明。而神崎飒马只需要在那个人身边,就可以理所当然的任性起来。

“……飒马君?”

夹杂在海风中,没入耳中的声线。

惊慌失措地回过头,神崎飒马抓着刀的手不安地攥紧。

“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原本应该是很有气势的发言,但是声音不挣气地在颤抖。

刚刚存在于脑海让自己都感到羞耻的念头,仿佛做坏事被抓个正着。

然后人被拽入怀中。

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了约会对象后先行结账离开,羽风薰心烦意乱地想着去海边冷静心情,然后见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缘分吗?

突然一瞬间什么都没想就喊出了那个名字。

为什么什么都没想他也不知道。持续了两个月的疼痛,无论如何都无法缓解的烦躁,好像在看到这个人的刹那间全都烟消云散。

然后他抱住了他。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看见那张脸上快要哭出来了的脆弱神情,什么罪恶的怜惜之情都涌上心头。

就算是被神崎飒马的刀斩成两半他也无法不坐视不理。

这份莫名其妙的感情终究是操控着自己的行动,羽风薰想来想去觉得这应该是最终的答案。

真是太狡猾了。

被扯入怀中的神崎飒马想要挣脱,明明是想要挣脱的,但是双臂不听使唤,回抱住了那个久别重逢的人。

不听使唤的不止身体,还有心。

“……好痛苦。”

好痛苦,但是此刻只想就此沉沦。手指攥住大衣,咬紧牙关。

“没关系,飒马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end-

评论(8)
热度(76)
© 朝☆贫穷使我悲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