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朝💦

写文的
偶尔摸鱼


主要产薰飒 偶尔凛泉 可逆不拆

非常低产 一半的文都胎死腹中
 

【es/凛泉】契约恋人

开了滑板车 害羞到死了已经[]

鸮_残次品:

♪偶像pa,没有kn前提下的成年凛泉
♪ooc 有车 注意
♪请不要辱骂角色或作者
♪有分界线哦
♪注意看cp 凛泉 凛泉 凛泉


♪tag   契约恋人  社交网络   反抗命运  ←虽然似乎应该没有很扣题

◇第一棒 昹铭/鸮 原po
■第二棒 祈泽 @碳酸炸虾白肉鱼✿ 
△第三棒 茶罐子 @英智的红茶罐子 
★第四棒 朝 @朝☆名字长方便找 

翻了个身。将头埋进了抱枕,手向身旁的茶几上摸索

手机,手机,啊,有了

点开手机屏幕,室内没有开灯,昏暗房间中刺眼的光让朔间凛月感到不适,眯了眯眼睛

游戏打了一会儿又退出了

通关了那么多遍也没有意思啦

思来想去还是点开○特,切出马甲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打发时间的东西

然后发现被几乎同几条消息刷屏了

『xxx:
新写真官方图透~』

『泉くん新的写真太太太太太帅气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怎么会有瀬名さん这么好的人!!』

“诶,瀬名泉……”

似乎是,当红模特兼偶像?

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点开了那人的○特主页,反正闲得无聊

呃啊,真是个刻板的人

这是朔间凛月对濑名泉的第一反应

但是继续看推文觉得这个人,意外的,有趣?

口是心非,意外适合小动物

明明很担心别人却还说别人麻烦呢

稍微有点兴趣了♪

前后的矛盾差激起了朔间凛月了解这个人的兴趣

不知道真人会是什么样呢~

有些兴奋得翻着粉丝对濑名泉过往的repo

石榴石般的红眸难得褪去睡意兴致勃勃,闪过了狡黠的光

这时突然打进来了一通电话

“凛月くん抱歉在你休假的时候打电话给你,但是最近有个电视剧的邀约,我想你要不要去试一下镜?是一个流量剧”

朔间凛月,娱乐圈先当红艺人,因为其风格博得众多女粉丝的青睐

“男二号,男一号是濑名泉,就是最近人气很高的模特与偶像,女一是……”

听筒对面人还在继续讲,朔间凛月却盘算起来了

真巧啊

“诶……那同意好啦”漫不经心的抛下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徒留电话对面的经纪人楞在原地

她家偶像转性了??手中拿着长篇稿子已经决定好长篇大论的她有些不知所措

还以为他怕麻烦一定会推掉呢,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折腾了

“您好,井下先生吗?是的,我是朔间凛月的经纪人,我想对于那部电视剧的事情我们可以找个时间洽谈一下。好的,好的,万分感谢”

试镜当然顺利通过了,虽然朔间凛月总给人一种没睡饱的感觉,但是工作该认真还是会认真的

经纪人内心肺腑着,大概吧

然后是朔间凛月与濑名泉的初遇

说来也很是尴尬,朔间凛月一不小心就在化妆间睡着了,所以濑名泉推开门时看到的是一个黑发人躺在了化妆间的沙发上

脸还不错

我想想,这个人应该是叫朔间凛月?睡成这样就和熊冬眠一样啊

濑名泉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看着杂志,鼻梁上架着副黑色框架眼镜

朔间凛月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くまくん你醒了?”完蛋,脱口而出了

“我叫濑名泉,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伸出手,摆出营业性质的微笑

千万别听到啊

“朔间凛月,多多指教啦,セッちゃん~”

伸出手回握,看着对方平静水潭漾起了一丝惊慌,笑容带了点玩味

他大概要溺死在清泉中了吧,孤身一人许久,躲在阴暗处的吸血鬼这么想着

“请问朔间先生刚刚叫我什么?”

濑名泉的笑有些绷不住

“刚刚对くまくん这个称呼的回礼哦,セッちゃん”

朔间凛月笑得更开心了

“呵呵呵”

天知道濑名泉现在多想一巴掌扇死刚刚那个嘴欠的自己啊

天哪,你就不能忍一忍吗?你怎么了,濑名泉,你一向引以为豪的冷静呢

但是不得不说くまくん长得还不错

红石榴一般的瞳色与这张脸,不亏得许多小姑娘喜欢他啊

“那么请问朔间さん能把我的手放开了吗”

挂在脸上的微笑又出现了一丝裂痕

くまくん手劲怎么那么大

“啊,セッちゃん抱歉,没注意就”绝对没有私心哦

经纪人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衣服相亲相爱的画面

大概吧

说着拿出了手帕偷偷抹眼泪

凛月くん/濑名さん能和人好好相处了呜呜呜

啊呀呀,真是不得了

虽然说第一次的相遇总弥漫着些尴尬的气氛,但是总的来说还算顺利……吧

于是不知道未来会怎样的剧组就要开机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卡——濑名君刚才的那幕戏,感情上你再琢磨一下,虽然你表现得很好但是还不够。另外朔间君的状态不错,麻烦继续坚持……”拍完一幕戏,导演耐心的给他们点评

朔间凛月接过助理递给他的水,眼睛却不受控制地看向濑名泉

仔细一看他流了不少汗呢,脸都红彤彤的。虽然今天天气挺热的,不过他天生体温低,没什么汗就是这太阳晒得他浑身没劲

把喝了一大半的水瓶扔给助理,脸上带着友好的笑容,从背后对着濑名泉就是一个飞扑——

“呜哇——”

濑名泉这一下真是被吓坏了,一时间剧组的人都看着他们

“哈哈哈哈哈吓到你了吗,小濑,真可爱~♪”朔间凛月一脸坏笑,手还在濑名泉腰上捏了一把

诶呀,手感不错,看来平时没少锻炼呢~

“朔·间·さ·ん!麻烦你放开我!!”濑名泉憋了一肚子的气,咬牙切齿,逐字逐句地对他说道。

“诶~为什么啊~”朔间凛月不仅没有松开他,反而还用头在他后背蹭了蹭

濑名泉感觉自己今天出门大概没看黄历,不然怎么开机第一天就被这人莫名其妙地缠上了??

“くまくん!再不放开我就真的生气了!!”

朔间凛月瞄了一眼小濑紧握拳头的手,看来再这样下去就就真要把人惹毛了

“抱歉抱歉~小濑,不要生气嘛~♪生气的话会长皱纹哦~”

“哼!”濑名泉此时此刻一点也不想理他,看着手中的剧本继续琢磨自己的角色

盯着濑名泉的认真的模样,不禁感叹果然这人有着一张完美的模特脸,360度无死角,怎么看都好看呢

而且……他身上的温度,真暖,现在明明是夏天,然而那温度却只会让人觉得暖心而不会过于炽热……

这,让他如此的贪恋……

看来以后得跟小濑好好相处才行呢♪

在真正沉沦之前,从不知道那就是「爱恋」

今天是朔间凛月和濑名泉最后的一场对手戏

“Action!”

一开场,濑名泉就怒火冲天地像朔间凛月冲去,随后揪紧他的领子一声怒吼

『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没有资格擅自为他人做任何决定!』

朔间凛月看着眼前揪着他衣领满脸怒气的濑名泉,一时间竟觉得十分可爱,但是任然不忘此时正在拍戏

『不凭什么也不为什么,只是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仅此而已。』

『你!真是个混蛋!!你迟早会后悔的!!你等着吧!!』

『不会的。』

朔间凛月平静地说出这一句台词,将自己的领子从濑名泉手中扯回来将自己的背影留给还在暴怒中的濑名泉。

『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

“卡——!!这一场效果十分好!!等下朔间君再补几个镜头!濑名君也是,这次表现得太棒了!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了!辛苦了!”

今天的戏份不多,毕竟两人的演技都不差,而且十分有魄力。

由于是天气问题,脸上的妆难免会有点掉妆,趁着休息时间化妆师给朔间凛月补补妆,而朔间凛月正关注着在一旁休息补充水分的濑名泉。

看着一颗颗小汗珠从他的脸颊滑下,低落在衣服上,竟然觉得有点诱人,想要将他的汗珠一颗一颗的舔掉……

惊觉自己想法的朔间凛月动了一下,引来化妆师的抱怨。

补完妆见休息时间还有一点,想着今天是和他最后的一场对手戏,忍不住又跑过去对着濑名泉动手动脚地各种揩油,当然这种行为无论是多少次,总能让濑名泉炸毛只想暴打这个人

说实在朔间凛月也不懂,为什么这样一个人能无声无息地推开他的心房,进入他的内心深处,即使他的内心从来不对他开放一点点空隙

不,也许他打开了,不然也不会允许他一直以为对他的无礼行为。

但是小缝隙还是太小了,他开始不知足,渴望更多的,只属于他的……濑名泉

然而朔间凛月,突然想起这部戏的最后,是濑名泉与女主的亲吻。

他想他是真的爱上了濑名泉。

不然该如何解释此刻他心中的膨胀快要溢出胸口的嫉妒?

真不想看到他的小濑与他以外的人有亲密行为

濑名泉察觉到今天的朔间凛月的行为亲密地过分

与平日的闹腾似有什么不同,然而即使聪明如他,也实在捉摸不透朔间凛月这个人的心思

就在他思考之际,朔间凛月趁着staff都不在,伸手一把搂过他的脖子,随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只觉得唇上一凉,一片软软的物体印了上来

朔间凛月见他目光呆滞,傻愣愣地仍有他占便宜,不由坏心地用舌头沿着他的上唇瓣色情的舔了一口

随后放开他,兀自回味着刚刚光明正大偷来的吻。

味道真美——♪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小濑的唇这么软诶~”

朔间凛月回味完毕还作死地补了一句

此时濑名泉回过神来,气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简直说不出话来!

脸上红得像他最爱吃的虾,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得

反正迎接朔间凛月的是濑名泉的致命一击

朔间凛月嗷哟一声,委屈兮兮地看着濑名泉

“好痛!小濑你这是要我命啊!不就是亲了一个嘛~反正你跟女主也要亲亲啊!我先帮女主验一下货而已嘛~”

“你!是!个!白!痴!吗!啊!!超烦人!!验货??亏你说得出来!!笨蛋熊你赶紧给我滚蛋!!哼!”

虽然说是让朔间凛月滚蛋,结果濑名泉吼完就自己气冲冲地跑了

听到动静赶紧过来看怎么回事的staff们面面相觑

“没事啦~就是一不小心惹毛了小濑!”朔间凛月捂着被打的地方,强颜欢笑

助理一脸担心地跑来扶着他

“我没事,你帮我替导演说一声,后面的戏份下次我一口气补完,今天有点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朔间凛月说完也不管导演会不会批假,就离开了剧组

他想,他大概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

电视剧拍摄进行比预想的还要顺利,朔间凛月和濑名泉的关系也渐渐拉近,虽然濑名泉嘴上不愿意承认,但心底却渐渐接受了朔间凛月。

这天电视剧杀青,剧组的人相约聚餐,因为事务所的要求,朔间凛月极其不愿意的去了,但当他看到同样满脸不悦的濑名泉,心底的不快也就少了很多。

饭桌上不谈公事,大家也就闲的乐的扯些有的没的,朔间凛月座位隔壁就是濑名泉,当然,坐这里并不是濑名泉的意愿,实在是没有座位他才不情不愿的坐在朔间凛月旁边。整个饭局,朔间凛月并没有主动粘上去,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说。熊君又在打什么小算盘,濑名泉瞬间警惕了起来。

“小濑”朔间凛月突然开口,凑的特别近“做我的恋人吧”“哈?你和我?”濑名泉瞥了朔间凛月一眼,面无表情的回话“谁先对对方屈服谁就要满足对方一个要求,怎么样~?”

鬼使神差的,濑名泉答应了。

他们开始过上同居的生活,面对记者狗仔他们统一口径搪塞过去“这是一个赌约”

渐渐地,同床共枕已经是一种习惯,朔间凛月明白,濑名泉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可他也是心高气傲,既然是赌一个约定,他便不会想输。

明示,暗示,能用的方法朔间凛月都用过了,濑名泉还是无动于衷,关系拉近了,不代表心的距离近了。

因為早起,濑名泉逐漸養成了一個習慣——看一會兒朔間凜月的睡顏才起來。這是朔間凜月所不知道的。

不得不说,朔间凛月其实是个美人,柔软的黑发轻覆在白皙的脸上,微颤的睫毛撩拨着人的心弦,微微张开的唇似乎诱惑着,那种妖冶的,仿若从地狱深处召唤出的,不属于人类所有的美貌,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完完全全的表现了出来。

他用带着笑意的血色眸子盯着泉,慵懒的声线,糯糯的低语,如同迷惑少女般"呐小濑"朔间凛月微微眯了眯双眼"小濑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糟,光顧著看沒留意現在是晚上,濑名泉的心跳漏了一拍,他抓起身侧的抱枕拍在了朔间凛月的脸上,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只是在想熊君不去当模特可惜了这张脸而已""啊好狠心——"凛月把抱枕拿下来,抱在胸前,语气里有着一份似是故意流露出来的失落"只是这样而已?""只是这样而已。"泉转过身去背对凛月,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沉默。

"真是遗憾"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凛月,他轻叹了一口气"小濑的脑袋是木头做的吧"死寂,似乎说完这句话朔间凛月就睡着了,而濑名泉也没有任何回答,像是在之前那片沉默的时候就入眠了。

☆★☆★☆








濑名泉并不是一个弄不清情况的人,在感情方面也许更加敏锐。他和朔间凛月之间虽然原本就没有什么深厚感情,但是最近好像更加疏离。

显而易见的僵持关系。

濑名泉突然想起好像是那天看着朔间凛月的脸出神,然后气氛才开始变得奇怪起来。那以后他的契约恋人开始迟归,几乎每一天都是直至半夜才回家,就算如此,濑名泉无权干涉,自然也没有等待。

直至此时,他辗转反侧,感觉焦躁不安,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眠。脑海里莫名其妙塞满了朔间凛月的事,令人烦躁不已,他决定今晚要等他回来然后问个明白。


听到开门的声音,朔间凛月推开了房间门,濑名泉条件反射从床上坐了起来。

优秀的演技让和平时无异的语句镇定地脱口而出:“熊君每天都那么晚回来,可是打扰到我了啊?肤质变得糟糕你负责吗?”

进门的人似乎楞了一下。

诶?


“等一下、你要做什么……熊君!你快放手!”突然被压倒在了床上,濑名泉措手不及,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家伙力气却比他意料之中要大得多,他无法挣脱。

濑名泉的双手被朔间凛月按住,然后身上的人俯身吻上他的嘴唇,强烈的龙舌兰气息灌入口腔和鼻腔。突如其来的侵袭让原本就不清的思绪更加乱成了一团,他几乎是习惯性的想要抱怨眼前这个人的行为。

这个人居然闲着没事去喝酒了,喝就算了还喝醉了,不喝醉也不会做这种奇怪的事情吧?一个赌约绑定的关系不存在感情。

---------见评论(有车)------



濑名泉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距离两个人敞开心扉并初次做那种事已经是数周之后了。

手机,手机,啊,有了。

就在前一天,朔间凛月和濑名泉的恋情在各大媒体公开了。共同拍摄的电视剧甚至还停留在送审阶段,两个男主角就爆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新闻,理所当然占据了热搜榜首位。

双方事务所都表示支持,这也是理所当然,濑名泉不感到奇怪。毕竟也能获取不小的经济效益,事务所没有反对的理由。

和朔间凛月正式开始交往,自然是继续住在一起。不过他今天似乎要继续接受采访的样子,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点开了○特,映入眼帘第一条就是来自朔间凛月的推文,再往下刷连续十几条都是同一条,整个关注列表都在疯转。


“和小濑会永远在一起的,约好了喔~♪”


白痴吗。






fin.

评论
热度(55)
  1. 英智的红茶罐子鸮_无药可救的垃圾 转载了此文字
    感覺我是寫的最少的orz習慣性短打
  2. 朝☆贫穷使我悲伤鸮_无药可救的垃圾 转载了此文字
    开了滑板车 害羞到死了已经[]
© 朝☆贫穷使我悲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