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朝💦

写文的
偶尔摸鱼


主要产薰飒 偶尔凛泉 可逆不拆

非常低产 一半的文都胎死腹中
 

[薰飒]雨雨雨雨

○又名 不要叫醒薰哥

○超巨恶俗,大量自我放飞ooc

○薰飒521快乐啦








01.



超热。

羽风薰感觉皮肤黏黏的,分辨不清是汗水还是梅雨季节空气中的水分堵塞着毛孔,快要窒息死掉了偏偏还没有一丝风。就算把过长的头发扎了起来也依然觉得非常难受,他此刻只想快点洗个澡然后躲进空调房里。

正在考虑跑去借用哪个运动部的淋浴间,结果热得都出现幻觉了。

就算还不到盛夏,但是中暑也不是不可能的吧?无暇深刻反省自己最近身体管理是否出现问题,他的视线完全被牵着走了——这所跟和尚庙似的学校里居然会出现可爱的女孩子,而且这一眼看过去几乎完全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春天刚来的那位转校生。

在女孩里算是高挑的身材,长发散落垂至腰间,还穿着欧洲宫廷样式的戏服,看上去可比羽风薰要热多了。

但是那少女似乎并不在意,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些什么。

羽风薰自然不能视而不见,作为一名合格的采花贼不对是合格的护花使者,在女性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是理所应当的。

这位可爱的小姐,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

下一秒,羽风薰感觉头部遭受了猛烈撞击,然后跟跳闸似的没了知觉。





02.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羽风薰发现自己已经被人非常体贴地搬进了空调房,还搁在了沙发上。

定睛一看这应该是学校众多练习室之一,羽风薰懵,难道刚才自己出现幻觉错把壮汉当软妹,晕倒之后被那壮汉扛到了这里?

再定睛一看,那位吸引他目光的少女此刻就站在巨大的落地镜前,一手拿着台词本一手将长发撩到一侧,露出雪白的后颈。羽风薰怔了一秒,突然感觉这个身影有几分眼熟——墨紫色的长发,还有那种隐隐约约的气息,怎么想都非常非常熟悉。

神崎飒马难道有个貌美如花的姐姐?

羽风薰的脑海里几乎是直接蹦出了这个答案,然后想起自己跟那个学弟的关系莫名其妙的糟糕,明明是同一个社团活动的嘛,再怎么说也没可能恶劣成那样。

正纠结着怎样搭讪才能挽回自己那估计被黑到不能再黑的形象,那少女似乎是注意到他醒了过来,单手拎起裙摆转身看向他。

狭长的眼睛里氤氲着柔媚的风情,满溢的愠怒,眸光流转,皱起眉一开口就是羽风薰非常熟悉的轻浮男称谓,男声,充满雄性荷尔蒙的那种。

等一下。




03.



心已经被俘获之后才发现对方是女装的大男人,羽风薰质问着苍天这是为什么。

这家伙到底为什么要穿着女装在学校里到处乱逛啊太过分了吧?做这种奇怪事情的有隔壁班那个日日树就足够了吧?

而且还把头发放下来!这是犯规!

羽风薰强装镇定地问神崎飒马到底发生了什么,穿着厚重宽摆长裙的少年慌忙地红着脸解释了一番,还很激动地试图拔刀,把羽风薰吓了一跳。

听到眼前这个单纯的小学弟居然要演出灰姑娘的姐姐,羽风薰不禁笑出声,不会吧小飒马能驾驭那种角色吗?平日一副认真严肃刚正不阿的模样,刁蛮恶毒的样子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

我才不会做出那种刻薄无情之事,神崎飒马怒瞪羽风薰一眼,反倒是你这个轻浮男真是恬不知耻,居然在学校里都想……

等一下等一下我不是我没有。

羽风薰百口莫辩,神崎飒马不知从哪里抓住自己的爱刀,锋利的刀锋抵住沙发,难道就是你这个厚颜无耻的混蛋偷走了我束发的发绳?

不是我!我怎么可能对你的发绳有奇怪的执念啊?

羽风薰想哭。





04.


雷鸣。
同时侧目看向窗外,天色好像有点不对。

你没伞?羽风薰笑着看向面色突然凝重的神崎飒马,他俩的脸现在离得非常近,对方的长发此刻搭在他的胸前,连眼里映着的影像都清晰可见。

片刻前两个人的对话已经僵到要演变成暴力事件的程度,对方可是手持刀械的危险角色,一旦发生暴力事件毋庸置疑会是羽风薰被单方面砍杀吧。

因此羽风薰反抗,结果屈服于对方的怪力之下。

粗暴又野蛮的男人,羽风薰抱怨。打就打还按在沙发上这是什么奇怪的姿势,刚想说别打脸,窗外就是一声雷鸣。

演出几点开始?见对方的表情真的非常凝重,羽风薰自然也没有要取笑他的意思。

雨下了起来,那势头还非常夸张,神崎飒马一身戏服要完全不淋湿跑到礼堂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看着窗外的雨傻眼。

见对方没有反应,羽风薰拿过放在外套口袋里的演出宣传单,再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还有二十分钟——飒马君?伸手在人眼前挥了挥。

我可以帮忙噢。





05.



这是无理的要求。神崎飒马咬牙切齿,你这个轻浮的混蛋……真是欺人太甚!

乖,时间所剩无几了哦?羽风薰笑,我的伞和体育服就放在楼下的储物柜里,所以说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呀小飒马。

我知道了……哥哥,这样可以了吧?

喂,不行吗?可恶你就是想要玩弄我吧!对方半天没个反应,神崎飒马怒道,我居然会对你这家伙抱有期待,真是……

羽风薰受到了巨大的心灵冲击,小飒马真可爱,死而无憾了吧。撩妹无数此刻也脸红心跳,对方红着脸提着裙摆生气也可爱到不行。

原来这个人有那么可爱吗?

好啦好啦,钥匙给你。羽风薰顺便报上自己储物柜的编号,抓紧时间还来得及补个妆呢,笑道。

感激不尽!羽风……殿下。深深鞠了一躬,刚要离去,羽风薰鬼迷心窍把他拽了回来。神崎飒马摔在了羽风薰怀里。

羽风薰把自己的头发散下,借你发绳,明天一起还给我就可以了。


不知道为什么,羽风薰不想让神崎飒马这副模样被别的人看到。





06.



羽风薰慢悠悠地走到门口看着神崎飒马提着裙摆奔跑的背影,束起的长发扬起弧线,好像和平时有几分不同。他说不清是什么不一样,也许是滤镜原因吧。

 

模模糊糊感觉那个身影有点像赶在十二点前离开宫殿的灰姑娘,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羽风薰摆了摆手驱赶脑海中奇怪的念头,重新返回练习室,雨势那么大就算有伞都难免会被淋湿,他当然要等雨稍微小一点才……

 

随便倚在窗边,羽风薰看见神崎飒马穿着他的运动服撑着伞在雨里奔跑,那个身影几乎难以分辨,和灰色的雨景融为一团,叹了口气。这个家伙还真是用跑的,时间完全来得及,这样只会让衣服全部打湿吧?

 

那家伙头发那么长,没准连头发也会湿掉。

 

真是的,白费了一番好意。羽风薰无奈笑了笑,转身拿起自己的外套跑出了练习室。

 

 

 

 

 

07.

 

 

 

记得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不要感冒了噢~♪

神崎飒马看着手机突然弹出的信息,是羽风薰发来的。

 

他不太会用手机,总之还是努力发了一句感谢的回复。神崎飒马的确跑到礼堂的时候全身湿透,只有脖子以上是干的,不过好在还有时间,他最终还是赶上了演出。

 

直到演出结束,雨势终于稍微转小。明明上午还是热到让人心烦意乱的天气。神崎飒马看了看放在桌上的伞和发绳,突然有些出神。

 

回过神来脸上有些发烫,他慌忙翻出体温计,结果并没有发烧。他皱着眉,弄不清其中的缘由,该不会是什么奇怪的原因吧?神崎飒马吓了一跳,连忙拔刀挥了几下冷静心情。

 

羽风薰的脸挥之不去。

 

那个轻浮的家伙……为什么要对自己伸出援手?就算是提出了很不要脸的要求,但明明可以选择完全不理会自己的困境。今天神崎飒马还怀疑他偷偷拿走了自己的发绳,而且都差点要使用暴力了。

 

百思不得其解,难道那个轻浮的男人其实是个慈悲的大好人?

总觉得哪里不对。

 

 

 

 

 

08.

 

 

 

周末之后,羽风薰看到神崎飒马在3A教室门口等他,和平时一样是一副严肃的模样,归还了雨伞和运动服之后还递出了一个便当,别别扭扭地说是谢礼。

 

羽风薰笑着接受了后辈的心意,顺便拉了拉自己的口罩。回避神崎飒马的疑问,闪回了教室里。 

 

 

 

是的,浑身湿透站在礼堂最后面看完了整场演出,羽风薰吃了一个星期的感冒药。想想都十分酸爽。

 

 

 

 

 

-end-


评论(7)
热度(73)
© 朝☆贫穷使我悲伤 | Powered by LOFTER